<noframes id="x7z7h">
    <noframes id="x7z7h">

      <address id="x7z7h"></address><noframes id="x7z7h">
      <address id="x7z7h"></address>
      <form id="x7z7h"></form>
      <address id="x7z7h"></address>
        <span id="x7z7h"><th id="x7z7h"><th id="x7z7h"></th></th></span><noframes id="x7z7h">
          登錄 | 注冊
          當前位置:首頁>莆商頻道>莆商鄉愁

          故鄉的月夜

          2021-09-07 10:23 莆田網

            □肖漳齡

            舉頭望著異國上空的明月,低頭思念那遙遠的故鄉。

            我的故鄉是南方的一個小村莊。

            小村在背靠著一片綿延不斷、被青松覆蓋的丘陵山地。村莊內的農舍被一片片果林包圍著,緊接著果林是一大片農田,幾條小溪流逍遙穿村而過。村莊的面前是一條從遠方奔來又往遠方奔去——日夜奔騰的大溪流泗華溪,它將小村莊與外界截然分隔開。世世代代的村民都以生產批杷、龍眼、橄欖、楊桃等水果為生。

            為了讓小村莊跟外界連接起來,先輩們選擇合適的地段,在溪河上架起了一條長長的石橋,作為村民去鎮上和縣城的通道。距離石橋不遠的地方,為了攔住來勢兇猛的溪流,還筑了一道堅固的石壩,溪流從遠處奔來墜落到石壩下,發出嘩啦嘩啦的轟鳴聲。

            沿著溪流前去,大溪里是大小不一、形狀各異的鵝卵石,引橋就在鵝卵石灘上綿延至陸地。引橋橋墩附近的鵝卵石隙縫間,是蟋蟀的家。

            每當晴朗的夏季夜晚,明月照耀著大溪和鵝卵石灘,尤如白晝。蟋蟀不甘寂寞,放開嗓子,唱著動人的曲子,跟溪流聲爭鳴。

            居住在石橋附近的村民,干完一天繁重的農活后,洗完澡,吃過晚飯,不少人就去石橋的引橋上乘涼休息,或躺或坐,天南地北海闊天空地聊著。

            四堂哥是個年方二十出頭的淳樸小伙子,在那明月高掛的夏日夜晚,往往帶著我去引橋下抓蟋蟀,每當他躡手躡腳,機智地抓到一只蟋蟀,小心翼翼地放入系在腰間的一個自制的小竹簍里時,我就高興地拍著小手,跳著,歡叫著,四堂哥就會低聲地對我說:“別做聲,會嚇跑其它的蟋蟀!”

            回家后,他把抓到的蟋蟀和小竹簍通通借給我玩,第二天我樂津津地玩了一整天,逗著蟋蟀們唱歌,看著他們相互打架,好不快活!

            后來,抗日戰爭爆發了,戰火在國土上燃燒蔓延開來,小村莊豈能幸免?

            有一天,聽村里的大人們議論著,政府要在村里抽壯丁了,按政府規定,適齡的獨子是不抽的,若家有幾個兒子,長子免抽,其余兄弟中則先抽年長者。

            四堂哥家有四兄弟,老三從小過繼給別人家去了,所以這次該是老二去當壯丁了。

            二堂嫂想到丈夫要去當壯丁便不時啼哭,二堂哥也整日愁容不展,悶悶不樂。過了一陣子,我聽母親跟鄉親們議論著,說四堂哥要代替他二哥去當壯丁,大家都嘆息不已。母親舍不得他走,他的父母更不忍心他去。

            終于,在夏末的一個上午,四堂哥穿著一套半舊而干凈的麻布衣服,那是自家種植的麻經過一道道手工處理織成的,搭配上灰色麻布褲,戴著一頂竹子編制的斗笠,腳穿草鞋,手拎一個包袱,準備離家從軍。他的父母,我母親,還有鄉親們都哭了,但四堂哥卻很鎮靜,微笑地看著大家,毅然地跟著村里的保長走了,保長帶他去縣城的兵役處報到。

            我呆呆依偎在母親身旁,目不轉睛地盯著四堂哥離去的背影,直至消失。

            四堂哥走了,明月當空的夏夜,再沒有人帶我去大溪上石橋的引橋下抓蟋蟀了,我再也沒有蟋蟀玩了。

            過了好幾個月,聽母親說,四堂哥來信了。信中他自述已編入部隊,正在訓練,不久就要上前線去打日本鬼子了。

            大家都很高興,都在盼著他的第二封家信,盼著他打勝仗的消息,但盼呀盼,幾個月過去了,幾年過去了,抗戰勝利了,卻始終沒盼到四堂哥的第二封家信。

            80多年過去了,歲月的洪流沖刷腦際,不少往事已忘卻或模糊不清了,唯有那明月當空的夏日夜晚,四堂哥帶我去抓蟋蟀時的場景,和他那離家去當壯丁時的背影,不時鮮明地躍于我的腦海。

            我至今尚不知四堂哥是何年何月何日在祖國的哪塊土地上停止了他最后的呼吸。

            80多年,空間相隔萬萬里,但眼前異國上空的這輪明月,卻仍舊是我童年時故鄉小村莊上空的那輪明月。

            兒時,母親告訴我,月中的陰影是嫦娥在搗藥,旁邊蹲著一只玉兔,我望著異國上空的明月,心想當年四堂哥是在月下抓蟋蟀,現在他應該是在月亮上抓蟋蟀了。

            如今祖國的嫦娥一號直至五號都先后奔向月球,祖國也朝著繁榮昌盛的康莊大道上邁進,這些傲人的成就足以告慰那些在抗戰中為國捐軀的所有烈士英靈。

           ?。ㄗ髡?930年3月出生,目前旅居國外)

           
          附件下載:
          標簽:

          相關閱讀:

          用戶名:   (您填寫的用戶名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匿名

          驗證碼 :  驗證碼

          網友評論:

          曰本女人牲交全视频播放毛片